羽生结弦的遗憾:Let's Go Crazy 花滑美文

2020-10-21 24180

羽生在16/17赛季短节目突破自己的尝试没有得到包括粉丝,铁粉,教练团队和身边的人更大的鼓励和认可,这确实是令人十分惋惜的。

单从节目趣味的角度而言,如果把羽生的职业生涯以16/17赛季作为分界点截成两部分,前一部分16/17赛季以前,包括这一个赛季,他是求道求突破的艺术家,不说每一个节目都优秀,但至少他是在尝试新东西,寻求技艺和表演上的突破,而从17/18赛季开始至今的三个赛季里,他却成为了一个糊涂的功利主义者,将职业生涯本应该是跳跃尚在巅峰,表演能力大成的黄金岁月蹉跎在了两个不知所云的致敬节目和毫无突破的旧节目上了。我认为造成这种遗憾的主要原因就是在16/17赛季短节目羽生对自己尺度和舒适圈突破最大的尝试没能得到足够的认可,以至于在此之后他放弃了继续标新立异,寻求突破的冒险。

这个节目的选曲是来自于在那一年早些时候去世的美国音乐家普林斯的Let's Go Crazy,是一个绝对的非典型花滑曲目。在羽生之前,不说没有人滑过这首曲子,但应该是没有一个当世第一将这首曲子作为比赛的曲目。我曾经有幸在该赛季的加拿大站现场近距离地看过这个节目,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头发。羽生一反常态地梳起了刘海,换了个飒爽的发型。而在上图,也就是他在总决赛的表演中,外形的打造更进一步,将大奖赛时以白色为主的衬衫换成了极具普林斯特色的紫色,这同样是在男子选手的服装中鲜少出现的一个颜色。可以看得出,此时的羽生有想要通过这个节目突破自己,敞开心胸,展现以往从未展现过的一面,并将这个选曲,乃至这个风格的乐曲永远盖上自己的烙印的野心。

这个节目的用心之处远远不只是衣衫皮毛,看上去这更像是羽生平素生活中会作为休闲随时倾听的乐曲,而不是那些为了花滑选手这个职业必须要像工作一样去领会的那些黄钟大吕的名曲,也正是因此,这个节目展现出了他在其他节目中极少看到的奔放和微微点缀,但又恰到好处的痞气。包括我在内的很多谈不上羽生铁粉的花滑观众都认为这一个节目是极其有趣,也特别值得褒奖的。

十分可惜的是,因为那个赛季羽生刚在比赛中上后外结环四周(4Lo)导致跳跃的质量并不十分稳定,在重大比赛当中,仅在四大洲和世锦赛中成功完成了后外结环四周,可是这两次的短节目,他又偏巧在第二个本应该是后内结环四周接后外点冰三周(4S-3T)的连跳中出现重大失误,以至于整个赛季他并没有一次能够完整地滑出这一个节目。而在这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也就是团体赛中,他又严重拉胯,两个跳跃出现重大失误,最终只获得了83.51分和第七名这样让他完全接受不了的成绩,自责地向已故歌星致歉【讲真如果因为一场比赛滑得臭就要给曲作者道歉的话,那大家都别滑了,排队道歉去吧】,也为他的这次尝试画上了一个印象不佳的句点。

在2016/17赛季结束后,在Planet Yuzuru这个算是粉站的地方有一个最喜欢的羽生节目的帖子(Poll - Favourite programs)。我粗粗刷了几页,可以很明确的是,在绝大部分羽生粉丝的眼光中,与广受粉丝提名认可的同赛季自由滑不同,这一个短节目非但没有享受到赛季刚结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红利,反而在评选中是排名靠后的,无论是将这个节目提名参考的,还是直接将这个节目当做自己最喜欢的节目的粉丝反而都是极少数,粉丝似乎更喜欢或是更能接受罗密欧与朱丽叶,萧邦,阴阳师等与Let's Go Crazy风格迥异的节目。大概这样的民意也对羽生,他的教练,他的团队和身边的人在未来的曲目选择上产生了负面的影响,羽生就好像一个因为扶老奶奶过马路而上课迟到,非但没能得到老师表扬,反而被一顿责罚的孩子一样,那颗躁动的探索之心并没有因为勇敢的冒险得到称赞,反而在这个赛季之后被一棒打了回去,缩回了自己的舒适区的最里端,不再有大胆的选曲,不再有狂放的演出,只剩下一遍遍地滑那些已经证明过的节目。

最后,做一个不负责任的猜测。羽生的身边或是他目之所及的范围内是否聚集了太多阿谀奉承的马屁精和害怕他的冒险尝试会影响形象和商业前途的精算师,而缺少一个可以无视他冠军光环,无视他灵魂之外的东西,提出像“哎,兄弟,你他喵的别再滑旧节目了”,“那个节目虽然跳跃拉胯,但还是挺有意思的,要不咱再继续放飞自己?”或是“形象?形象个屁。”等等忠实且有见地的意见的挚友?

阅读原文


上一篇:金妍儿、浅田真央和铃木明子的技术和艺术面有哪些异同?
下一篇:ISU发布新文件,本赛季大奖赛成绩不算排名,不积积分,分数不计入赛季最佳和个人最佳!
最新回复 (0)
    
    • 冰上之星-花样滑冰-StarOnice
      2
      
          
返回

滇公网安备 53012502000167号 滇ICP备17010138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