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贸冰场大爷姬凯峰:故事背后,还有生活 花滑故事

已认证 admin 2月前 1803

无需约定,8月11号上午约11点,我们在国贸溜冰场见到了“劳伦斯先生”姬凯峰。还是那身装扮,白T恤,灰色阔腿西装裤,极容易辨认,只是他没戴耳机,也显得比照片里精神许多。我们隔着玻璃围栏跟他打招呼,他微笑地挥挥手,慢慢滑到场地边缘,看到我们身旁溜冰场的工作人员便大概明白了我们的来意。

对于媒体的出现,姬凯峰和工作人员都没有意外。“咱们一定说’短话’,把核心问题说了好吧?最近采访我老说话,太累了。”说这话时他没有不悦,这位75岁老人的牙已经掉光,吐字的吃力肉眼可见,耳朵有时不太灵,跟他说话的时候需要加大音量。

建议“长话短说”的他,最终却带着我们在冰场办公区轻车熟路找了个房间,跟我们畅聊了一个多钟头。



“只要看过他滑冰的人都会对他有印象。”冰场的宁教练说,她在这里工作了三四年,算起来“资历”远没有姬凯峰深——因为后者已经“深植“国贸冰场21年了。姬大爷说:这21年来,无论刮风下雨下雪,他都坚持来滑冰。只有这里,才能让他感知到快乐。所以因疫情关闭了冰场的那三个月,他曾分外煎熬。

第一次见到姬凯峰,宁教练也很惊讶。这个年纪,还能如此热爱冰场,如此投入,如此陶醉与忘我,都是年轻的宁教练不曾见过的。

“他就是一个传奇。”宁教练说。




1


姬凯峰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变成“劳伦斯先生”。在人们沉溺于坂本龙一的《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与他投入的冰上舞姿所创造出来的“人生况味”时,主角本人并不知情,包括这首曲子。“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儿!”谈到自己新得来的名字,他乐了——他说,劳伦斯是冰场教练给他配的曲子,没想到却成了“天作之合”。而他本人,日常听的都是俄罗斯民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山楂树》、《有谁知道他》等,滑冰时最喜欢的,是俄罗斯民间舞曲《小苹果》。



如同之前媒体报道的那样,姬先生的人生底色是“苦涩”。他出生在河北定州农村,“保定往南走就是定州,就在保定和石家庄的中线。”小时候家里穷,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家里那盏煤油灯,然后是在野地里疯跑、爬树、爬房子的撒欢时光。

如今的他对农村也格外神往,曾经为了亲近“农村”,他搬到大兴住了十多年,就是因为大兴周边有田园感。

六岁那年,他随父母从定州来了北京。那会儿一家人住在东城,父亲“搞政工”,母亲在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工作,后来妹妹也进了这家公司。定州的村子还在,四五十年代的老房子还有,但他没再回去看过。“我都75了,爷爷奶奶早不在了,大舅前年也死了,老家没人了。”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最早他待过部队,而后几十年的职业则是摄影师——可谓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他曾给故宫博物院专职拍出土文物,后来也给火箭发射基地、航天展览拍过照片,再后来,又去了长城工业总公司和外贸公司——高阶的工作,不错的收入,即便是不曾知晓姬凯峰过往的人,也会觉得他是位有文化的体面老先生,像个绅士。尤其在他同龄人中,极特别。

年轻时,姬凯峰热衷文艺,也爱体育,可谓文体双全。他学过短道速滑,什刹海、北海、中山公园都去过。“中山公园后边有个小湖,北海冬天结冰了之后可以滑,什刹海就是个比较正规(能滑)的地儿。”当时他的足迹踏遍北京二三十家冰场,用他的话说,什么风格的教练都见过,自己在冰上的“舞姿”,也算是纳了百家之长。



那会儿滑冰对姬凯峰而言是爱好,“玩儿得高兴”最重要,他从未想过要练得多专业,更没想过滑冰会成为几乎是下半辈子的全部寄托。

1990年,姬凯峰15岁的儿子因突发心脏病去世,那是精神上致命的打击,儿子甚至连续十年都出现在他梦里。去年老伴也走了,最亲近的人只剩下了妹妹。“头一个月确实难受。”他没有回避这个揭伤疤的问题,“但是我天大的事儿也想得开,这人就去世了,人有生老病死,它是自然规律。”

他还说:“我妹妹说我是天底下她见过的最想得开的人。但想不开,又能怎么办呢?”

某种程度上,正是冰场上身体的释放与自由,给了他乐观的支点和情绪的出口没了孩子,他慢慢将注意力倾注到了“精神世界”的享受中,画画、吹笛子、滑冰、关注世界大事……尤其是滑冰,从喜欢,愈发变得狂热。“人活着还是要找点乐趣,在家什么都不干就会老想那些痛苦的事儿。你说,对不对?”

他坚持了21年,雨雪无阻,只有疫情才能将他与冰场分离。住大兴时到国贸来回开车需要三个小时。商场的停车费,也从六块钱涨到了十块,姬凯峰没在乎过。他开玩笑说比起滑冰的花费,汽车的油钱才是大头。

而他每个月近万元的退休金,都用来供养“精神生活”了。他说“我这个人不讲究吃,不讲究穿,就爱讲究个精神享受。对我来说,人活一世,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有一辆smart,红色的,夺目又拉风——老伴挑的颜色。他每天开smart从双井到国贸,顺地下车场直接进冰场。你问他为什么买smart?他说因为体积小,进了胡同,能倒回来——大车就不行。老伴去世前,他俩就开着smart到处玩。就两口人,车上就俩座,够用了。




2


因为滑冰的短视频被关注的姬凯峰,跟他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与数字时代是脱节的。

他没有手机,只有家里一台座机。手机其实也用过,那是在老伴去世前,“因为我开车出去她得跟我联系。”但也仅限于打电话,拍照、上网这些功能他一窍不通,加上觉得有辐射,不健康,后来就把手机给了妹妹。

他会打字,但现在也不碰电脑了,原因也是“有辐射”。做摄影师的时期,他熟用的也都是胶片相机,120、135胶卷,从来不用电子快门,“电子快门慢,我最喜欢用的照相机都是机械快门,比如尼康的FM2。”目前他仅有的数码产品是一台小小的、蓝色的旧式MP3和一副白色的头戴式耳机。耳机看样子已经用了很久,已被磨出了斑驳。

他给我们看MP3里的歌,全是俄罗斯歌曲,有俄文的,也有中文翻唱。MP3是妹妹给买的,里边的歌是妹妹的孩子帮他下载的。



“在冰上跳舞的时候,我一定要听着俄罗斯歌曲,没有这些音乐我跳不起来,一是抒发感情,二是一种享受,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他把音乐开得很大声,让我们戴上耳机听,《喀秋莎》、《山楂树》……他最喜欢的是《小苹果》(《Эх яблочко》),“老同志都爱听!”。

——这似乎是整场对话中,姬凯峰最开心的时刻,他们那辈人对俄罗斯文化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他对俄语也略知一二,还曾想过从事跟外语相关的工作,尽管他从来没去过俄罗斯,也没出过国。

工作的那些年,作为一个高阶知识分子,他去的最多的是香港、澳门和广东,出差,来回飞是常事,有时一待就是半个月。“我当时在市场拓展部,做航空航天展览,不光拍照,还得干外联,推销像火箭助推器这些产品。”香港,他说他可太熟了,哪里是新界,哪里是九龙,哪里是维多利亚港,都记得清清楚楚。在那个年代,他已经能住进条件不错的酒店,说起香港美味,眼睛里也开始灼灼绽放出了光芒:“香港好吃的是海鲜啊!大龙虾,哎呀可太好吃了。”

最后一次去香港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香港,太潮湿。我们住的地方,潮到什么程度……当时用的还是吸水器,每天一桶一桶的倒。”结果他一直记到现在的,还是南方湿热的天气。




3


为了相互能有个照应,姬凯峰搬到了双井,住在与妹妹家隔一条马路的小区。离国贸冰场,也更近了。每天早晨,他六点起床,吃了饭,七点开始画画,一直画到十点,再开着smart去国贸滑冰。中午一点滑完,回家,去买菜,再收拾收拾家务,傍晚六点吃饭,七点准时看新闻联播了解下世界大事,直到夜里近十二点,才上床睡觉。

这就是姬凯峰的北京24小时。很多时候,他下午也在冰场呆着,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程。所以疫情时冰场一关三个半月,最崩溃的人,不是冰场老板,而是他。“你说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干什么!”他想吹笛子,又怕扰民——“我是搞民族器乐的,吹笛子、拉二胡、打扬琴,尤其是吹笛子,业余的里边我是拔尖儿的,独奏、伴奏都行。”,于是只能跳绳和画画。

他喜欢画静物,一般以黑白速写为主,一两分钟就能画完一幅。这与他多年拍摄青铜器、陶瓷这些文物的经历有关——他说:不会说话的物品,反而更能吸引他的艺术感知力。

早年住在大兴时,姬凯峰还时常开车到郊外去画,现在住在双井某小区一层,有了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便每天画画小区里骑自行车的小孩,树、房子,小公园里的喷泉。宁教练告诉我们,有时姬凯峰也会把他画的作品,或拍的照片拿出来,给他们看一看。

姬凯峰的驾龄大约30年,具体数字他也记不清了。他拥有车很早,第一辆车是桑塔纳,狂彪灰色,据说当时全北京只有5辆。在smart之前他的座驾是别克,后来因为“体型”太大,常常卡在胡同里不方便掉头,就卖掉换了现在的车。

平时一日三餐姬凯峰都自己料理,他最喜欢做炒三丁、麻婆豆腐,天冷的时候来碗热汤面,“把面条下到锅里面,搁点儿酱油,再搁点儿香油,甩点儿葱花,关键要把鸡蛋敲碎,趁热吃。”说起吃的,他又来了兴致。

不知不觉,我们的对话早已超过了“长话短说”的限定,姬凯峰终于获得自由,重新回到了他熟悉的冰场。

此时已是正午,姬凯峰老爷子戴上耳机,闭着眼睛,在冰场上自如滑行。某些时刻,那些滑行,又像飞翔。他身边不停快速滑过矫捷的年轻人们,而他旁若无人地冰上“起舞”,阳光透过弧形的透明玻璃顶倾泻下来,仿佛天然形成了一个气场,而他就是光芒万丈的主角。






姬老爷子给初学者的一些滑冰小技巧

第一步:基础动作,双臂水平伸展开,右脚稍微往后蹬,膝盖弯曲,回脚。

第二步:小滑,微蹲,右脚往前滑一小步,左脚往前并拢,重复蹬冰动作(注意要往侧面蹬,保持90度)。

第三步:大滑,下蹲幅度要大,蹬冰距离要远,重复蹬冰动作,回脚。




跟姬老爷子一样爱上冰场吧!


北京冰场推荐



01

LE COOL国贸溜冰场


国贸溜冰场是中国第一家开在商场内的真冰环保恒温冰场。该冰场位于国贸商城中区地下二层。每年吸引大量滑冰爱好者来此休闲娱乐。国贸溜冰场是ISIA(美国溜冰协会亚洲分会)成员,定期举办Skate Beijing北京亚洲花样滑冰邀请赛,每年都吸引亚洲各国及地区的滑冰爱好者参赛,在业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及美誉度。


地址: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商城中区B2层

电话:010-65055776

营业时间:10:00 - 22:00

人均消费:40元/人


读者福利

我们将会在文末留言处抽取3位幸运读者

各赠送2张LE COOL国贸溜冰场不限时贵宾票



02

冠军冰场(朝阳大悦城店)


这里可以说是目前国内最高级别的冰场之一,也是国内外商业项目中少有的奥林匹克标准的场馆,有先进、环保的制冷系统以及ZAMBONI滑冰设备,冰面面积1800平方米,场地十分宽敞,能够开展专业的比赛项目,也有不同年龄阶段的培训课程。


地址:朝阳北路101号朝阳大悦城7层

电话:010-85526637

营业时间:10:00-20:00

人均消费:80元/人



03

冠军冰场(世纪金源购物中心童兜天地店)


冰场在海淀区大型的商业中心世纪金源内,交通便利,教练队伍包括各项比赛的冠军以及国际大赛获奖选手,配套设施完善,1000平方米的冰面面积,能够进行花样滑冰、冰球等多种冰上运动赛事。


地址:远大路世纪金源购物中心B1层

电话:010-88874899

营业时间:10:00 - 22:00

人均消费:70元/人


读者福利

我们将会在文末留言处抽取3位幸运读者

送2张冠军冰场(世纪金源购物中心童兜天地店)

2小时门票(截止日期为10月8日前)



04

全明星滑冰俱乐部(蓝色港湾店)


全明星滑冰俱乐部冰面面积800余平方米,在此可举行花样滑冰、冰球比赛等冰上赛事的练习,还可以举办团队的团建活动等。另外,全明星的教练团队均由专业运动员和特殊训练的运动员组成,可以给广大的滑冰爱好者提供专业的冰上指导,并且可以指导专业花样滑冰考级赛事。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路6号

SOLANA蓝色港湾kids L1

电话:010-59056328/010-59056348

营业时间:10:00 - 22:00

人均消费:119元/人



05

喜悦滑冰场


位于龙湖北京大兴天街购物中心的这家冰场前身是大名鼎鼎的西单喜悦滑冰场。冰场分为自由滑冰区和冰球教练区两个部分,场地宽阔明亮,制冰设备来自德国,冰场的冰质也是目前国内顶尖的水平,甚至超过了首体国家训练馆。


地址:龙湖北京大兴天街购物中心L3层

电话:010-53605431

营业时间:10:00 - 21:30

人均消费:120元/人



06

浩泰溜冰场(崇文门店)


1999年,浩泰冰场在北京成立首家健身俱乐部,冰场采用先进环保的制冷系统及ZAMBONI清冰设备。另外这里配套设施非常完善,并且有一流水准的灯光和音响系统,提升了音乐效果。因为受疫情影响,浩泰目前在北京只有两家店营业,即崇文门店和龙德广场店,后者主要提供私教课程,更适合有相关需求的朋友。


地址:崇文门外大街3号新世界百货B1

电话:010-67086481

营业时间:10:00 - 21:00

人均消费:83元/人



创作不易,拜托鼓励。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内容还不错,

欢迎转发,欢迎留言。

也不妨点亮在看,别吝啬点赞哦



策划/编辑:线条

撰文:莫兰

摄影:线条

视频拍摄:线条

现场支持:何懋

致谢:国贸商城LE COOL溜冰场

实习生范欣然对本文亦有帮助


阅读原文

上传的附件:

上一篇:花滑版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盘点
下一篇:【花样滑冰】裁判眼中最好的lutz(女单)
最新回复 (1)
  • 已认证 admin 1月前
    引用 2
    北京国贸冰场开了21年,75岁的姬凯峰爷爷就在这里起舞了21年。他8岁到55岁滑速度滑冰,最近这20年改为花样滑冰。不服输,不服老,75岁了,还在学习新动作。4毫米的冰刃立起了他的快乐,他把生活的重压化作冰上的轻盈,而看着他的人,也会忘记了生活的重量。
  • 
    • 冰上之星-花样滑冰-StarOnice
      3
      
          
返回

滇公网安备 53012502000167号 滇ICP备19001430号